2013年11月19日

一笑而過的蒼涼


夜的幕布徐徐拉開,掩蓋了尚有餘暉的天空,明滅的星子開始東一粒西維他命補充品一粒地活躍起來。今晚,亦如許多個夜晚一般,寂寥,清冷。煮了一壺咖啡,隨著溫度的上升牛欄牌問題奶粉,濃濃的香味氤氳了整個房間。將音響調到最舒緩的格局,讓每一個音階在耳邊流淌。

華燈初上,透過寬大的幕牆玻璃,仍能看到歸家的人,在冬日的燈下漸漸拉長的身影。

昨天,都快傍晚了,一幫朋友生拉活扯的非要出去玩,按照以往我必是一口拒絕,當菁菁說是去惠水的時候,我還是答應去了,因為,我知道要去惠水必須先要路過藍湖香港牛栏奶粉2013最新事件

一直很想去藍湖看看,但一個人卻又不敢去,又怕去。不敢去,不敢去看到曾經停駐過的地方,那裏有太多的記憶,這記憶就好像刀尖刻在胸口的朱砂印跡,紅豔如血。直到如今,摸上去還是與心臟的律動一起泛著灼熱。

那麼,此時,就趁著這許多人,就趁著只是路過,就趁著可以將所有的心亞洲知識管理學院跳放到不可觸摸的深度,不可聆聽的寂靜,去看看吧。

到達藍湖的時間,很巧,正是我們以往約定的時間女裝t shirt

驅車向前,等紅燈時眼角瞄向了左邊,是的,左邊。按下車窗望去,那家小店已有隱約的燈光映出,許是天寒吧,並沒見著有客人來往。河邊的那棵柳樹還在,透過傍晚的薄暮看去,只剩幾片乾枯的葉子,尚還掛在稀疏的柳條上隨風搖擺。記得,那時你還問我:知道古人為什麼要折柳相送嗎?呵呵,是啊,知道嗎?我們現在不就是已經“折柳相送”了嗎?

你眼裏的唐婉,我眼裏的陸遊。不就在演繹一闋《釵頭鳳》嗎?

“紅酥手,黃藤酒,滿城春色宮牆柳。東風惡,歡情薄,一懷愁緒,幾年離Svenson史雲遜護髮中心索,錯,錯,錯。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鮫綃透;桃花落,閑池閣,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,莫,莫,莫。”

以美景襯悲情,說的就是這首流傳千古的《釵頭鳳》了吧。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——當真世事無常?

河邊的溪水仍是不舍晝夜地流淌。數月前,還能見著在上游垂釣的人,在柳蔭下支楞一方小凳憑身而坐,將魚線拋入水底,然後,全神貫注地盯著魚漂,就怕魚兒上鉤了而未能覺察。下游往往是孩子們嬉戲的天堂,三五一群的孩子,光著屁股,赤著胳膊,也學大人用竹編的小簍子網著魚蝦,不時,還能聽到遠遠傳來孩子們的哄笑聲。只是,這樣的一幅畫面,漸漸的淡遠,淡遠到無跡可尋,就像退了色的水彩畫發出幽冷的泛黃的白底。

喇叭聲響起,後面的車在催促。

綠燈過,雙眼前視,掛啟動檔,松刹車,前行。

紅燈停,綠燈行。這是必須遵守的不可更改的規則。可以有短暫的停留,但,若是你正行進在路上,你必須按既定的軌跡行走。

夜,是奇妙的,可以讓我放縱思緒,可以讓我將過去的片段保留或是刪除,譬如,今夜我會在記憶的對話框裏,選擇一些關於你的某些段落進行刪除。譬如,今夜我面對窗外漸已安靜的街道,身後是流淌的音樂,而我,就這麼佇立在窗臺前,除了偶有車燈晃過玻璃,將一抹孤影投射在牆上外,一切看起來都那麼安詳。譬如,今夜當我試盡眼角的濕潤時,暗暗地告訴自己:夜,真好,在夜裏我能沿著一絲脈絡,尋回走失的自己。

一盞咖啡,從滾燙到涼透,仍未沾唇,輕輕擱下。轉身,關掉音響,《寂寞在歌唱》戛然而止。靜了,淨了。忽然,想到一句話:有些人,他們的心田只能耕種一次,一次之後,寧願荒蕪。後來的人,只能眼睜睜看它荒蕪死去。荒蕪的本身就是一種保留,因為靜默,你永遠不會瞭解它蘊藏了怎樣深沉如海的情感。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
http://paitangd.hair-beauty.jp/t13382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激安コスプレ衣装 贩売店,当社は高品质、低価格、送料无料のサービスを提供して、すべての商品が直接にメーカーから入荷して、格安で质の优!
Posted by アニメ コスプレ 衣装 at 2013年11月20日 12:29